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乐视手机 > 酷派未来将致力于海外市场

酷派未来将致力于海外市场

2019-05-29 15:15

  停牌了九个月后,乐视网(300104.SZ)于1月24日正式复牌。而作为此轮资金链危机导火索的乐视手机则在2017年4月推出一款新产物后至今再无新动向。

  这款在资金链争议中发布的乐Pro3 双摄AI版,被认为可能是乐视的最初一部手机。在发布后的九个月里,与乐视手机相关的动静是供应参议帐、售后点关停、闲鱼上清仓甩卖、高管出走、员工大规模裁撤等。

  2016年与乐视手机联婚的酷派也因转型阵痛、资金欠缺等问题日渐消沉。两者距离已经配合许下的 “2017年乐视+酷派实现上亿销量方针,与华为+荣耀、OPPO+VIVO构成行业前三”的宏愿早已渐行渐远。

  2016年11月,乐视控股CEO贾跃亭在内部信中称“近几个月以来,供应链压力骤增,再加上一贯陪伴LeEco成长的资金问题,导致供应严重,敌手机营业持续成长形成极大影响”。

  其时的乐视手机用短短两年时间冲进了国内市场销量前十,销量迫近2000万,正高打生态标语狂飙突进。其持股28.9%的小伙伴酷派方才插手乐视生态3个月,但愿通过联婚乐视从纯真硬件公司变成一个生态型的互联网公司,获得更大成长空间。

  贾跃亭在该内部信里提出“生态计谋进入第二阶段:辞别烧钱扩张聚焦现有生态”。乐视手机从入局起头则采纳生态补助硬件、负利订价的策略,辞别烧钱,意味着乐视不再为手机营业供给资金,无疑极大的挫伤了其合作力。在乐视手机债台高筑,隔三差五被堵门讨帐的景象下,收缩营业成为必然。尔后有手机渠道商反映,因返修周期过长而放弃发卖乐视手机,售后点也因无法获得零部件供货而遏制办事。

  2017年4月,乐视控股正式录用乐视控股计谋副总裁阿不力克木·阿不力米提(简称“阿木”)出任乐视挪动CEO(代),全面担任乐视挪动全体的日常运营及团队办理。5月,原乐视挪动担任人冯幸正式去职。

  多位手机行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暗示,乐视手机的步队曾经不在了。记者日前联系数位原乐视挪动人士,均暗示曾经分开。而出任乐视挪动CEO(代)4个月后,阿木也分开了乐视。

 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彪向记者引见,乐视手机在市场上曾经没有新的供货了,仅在清尾货。此前市场上曾有全新乐视手机屏幕模组低价出售都置之不理。

  2016年上半年预告吃亏20.5亿港元的酷派则在贾跃亭内部信发布的次日股价大幅下跌。尔后,酷派股价不竭震动下探,于2017年3月底停牌至今,停牌前报0.72港元。其2016年年报更是至今也未发布。

  酷派也同样履历了销量受损、高层换血、新品延发、估值被砍、银行追债,并解约了数百名即将入职的校招学生,大量原酷派员工也纷纷去职。

  “因为家喻户晓的资金缘由,乐视的工作(资金链危机)当前,银行把乐视和酷派的授信全停了,酷派这一年来只还不贷。”为复兴酷派而来的前酷派CEO刘江峰此前在接管包罗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采访时描述2017年“没想到会这么坚苦”,暗示自有的资金还能维持一些产物上市,为了不火烧连营,酷派正在全面收缩国内营业,优先成长海外。

  后刘江峰唏嘘离场,现任CEO蒋超1月份暗示,酷派将来将努力于海外市场,将把运营总部和研发总部逐渐实现美国本土化,中国则次要作为制造基地而具有。

  在证监部分和司法部分多次敦促乐视履行债权人权利后,贾跃亭家族抛售资产套现。1月,乐视通过非上市系统下的Leview Mobile HK Limited(乐风挪动)清空酷派股份。

  无法拿出资金投入新品的研发和出产,没有了“让人梗塞”的发布会,听不到市场的回响,这对于正在猛烈洗牌的手机行业,无疑是慢性他杀。

  按照GFK的数据,2017年国内市场手机销量前五名顺次为华为、OPPO、vivo、苹果、小米,市场份额也日益向头部厂商